联系我们

交通常识

首页 》交通常识

职工早退发生交通事故,公司需要承担责任吗?

作者:郭钢军律师 发布时间:2019/11/18 15:49:11 浏览次数:18

职工早退,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算工伤吗? 


交通事故

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属于工伤为大多数人理解并接受,但如果职工未履行正常的请假手续提前回家,在回家途中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属不属于工伤呢?对于这一问题争议比较大,司法实践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和判例。接下来握法小编为你详细解说

观点一 : 提早下班应属擅自离岗行为,该行为不属于职工正常的上下班范畴,不符合上下班途中的时间要求,故不能认定为工伤。

1、案情介绍

林某在某食品公司处任保安一职。2015年7月28日,林某上中班,中班的工作时间为15时至23时。当天晚上约22时10分左右,林某在未征得食品公司同意的情况下从食品公司保安岗处离开。2015年7月28日晚22时25分,林某驾驶自行车途经东莞市东城区庵元新路银岭工业区路段时,与一辆小型客车发生碰撞导致其身体多处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林某在此次交通事故中负次要责任。后林某被送往东莞光华医院治疗,2015年8月1日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原因为“多器官功能衰竭”。2015年8月19日,林某家属向东莞社保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书》,就林某于2015年7月28日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一事向东莞社保局申请工伤认定。

当地社保局认为林某于2015年7月28日的正常上班时间到23时,林某未经单位同意于当晚22时25分左右骑自行车离开单位,不属于上下班时间。即林某在本次事故中导致的死亡不符合“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情形。因此,社保局认定林某发生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于2015年10月16日作出东社保工伤认字《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依法送达林某家属。林某家属对此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不服,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

2、裁判要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由此可见,上下班途中除考量职工是否在上下班之合理路途中外,还需参照上下班合理时间因素综合判断,只有在上下班途中遭遇的交通事故才可能被认定为工伤。职工擅自离岗系对单位利益的损害,若将其视同为正常下班,并让单位承担该有害行为所带来的风险,显然对单位缺乏公平。故,职工正常的上下班或者经过单位许可的上下班,且上下班的时间与工作时间紧密相连,才符合上下班途中的时间要求。在没有证据证明林某与同事已完成正常交接班或已征得食品公司同意的情况下而提早下班,应属擅自离岗行为,该行为不属于职工正常的上下班范畴,不符合上下班途中的时间要求,因此东莞社保局将案涉事故伤害不予认定为工伤并无不当。[案号(2016)粤行申1339号]

持同样的观点的判决还有(2012)佛中法行终字第320号、(2014)沪二中行终字第61号、(2014)佛中法行终字第86号、(2015)肇中法行终字第75号等。

观点二: 早退只是违反了单位的劳动纪律,而违反劳动纪律并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

1、案情介绍

李某的丈夫张某生前在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工程部从事水电工程维修工作。工程部白班的工作时间是8点至16点,中午11点是午餐时间。2016年6月6日上午10时25分许,张某未经单位许可,提前下班回家,其驾驶无号牌的二轮摩托车在行至原东方女神宾馆十字路口路段时,与案外人方某驾驶的赣E×××××号小型轿车发生碰撞,致张某受伤,后张某被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公安机关认定张某负本次事故同等责任。2016年7月25日李某向上饶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上饶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经审查后,于2016年10月18日作出饶人社伤字〔2016〕1475号《工亡认定决定书》,认定为工伤。国际酒店有限公司对该工伤认定决定书不服,向该院提起诉讼。

2、裁判要旨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张某于2016年6月6日上午提前离开工作岗位回家,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张某虽系提前下班,但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排除工伤认定的情形,上饶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其为工伤并无不当。[(2018)赣行申70号]

支持该观点的判决还有(2016)鲁行终1024号、(2016)青行申31号、(2018)湘行再24号等。

笔者认为不能一概而论,结合案情具体分析,应当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一、国家设立工伤保险制度的目的是为最大限度地保障主观上无恶意的劳动者在生产劳动过程中遭受事故和患职业病后能获得医疗救治、经济补偿和职业康复的权利,故应对上下班时间作出对职工更为有利的解释。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因此对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规定中的“上下班”本身应作目的或原因来理解,上下班是用于限定在途中的目的和原因,其强调的重点是途中,只要职工是为了开始或结束工作而往返于单位和住处即可,时间因素不应受到提前或推迟的影响。

二、早退时间的长短应当作为是否认定“下班途中”合理性因素的重要参考标准。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该条款实质上把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延伸到“上下班途中”,从而扩大工伤保险的适用范围,最大程度地保障职工的权益。法宗旨,最终受损还是广大职工。”但如果将“上下班途中”认定太过于宽松,也不符合工伤立法宗旨,从长远来看最终受损还是广大职工。

所以一方面既要对“上下班途中”作适当的扩大解释,但同时也应当考察是否具体“合理性”,对“上下班途中”做一些限缩性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这一条很充分地体现了在认定“上下班途中”应当遵守宽严相济的原则。

综上分析,笔者认为如果早退时间较短的,认可其属于“下班途中”或许更具合理性,更能体现工伤保险对职工最大限度保护立法宗旨;反之如果早退时间较长的,则不宜再认定为“上下班途中”,那么多长时间应当认为仍然具有合理性呢?司法实践中并没有统一的标准,需要结合职工的正常工作时间安排、岗位职责、工作性质、早退事由等综合认定,原则上不应超出公众对于“早退”的一般认知。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尽管职工早退回家受到交通事故伤害有可能被认定为工伤,但作为职工应当遵守用人单位的规章,如果确有特殊情况需要提前下班的,应当履行正常的请假手续。否则不仅面临用人单位的用工惩戒,还有可能因为没有被认定为工伤,遭受身体和经济上的双重损失。

以上就是握法小编为你整理的相关内容,希望能带给你帮助。


绍兴交通事故律师|柯桥交通事故律师|柯桥交通事故专业律师|柯桥交通事故赔偿律师|绍兴医疗事故专业律师|柯桥经济官司律师|柯桥工伤赔偿律师|绍兴财产继承律师|绍兴经济官司律师||绍兴债务纠纷律师|郭钢军律师|握法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咨询热线:15988262306本站关键词:郭钢军律师技术支持:握法网